神秘园


  它们让我觉得自己是时空的舞者,见证那已深眠于海底的大西洲极盛的韶华;听它深远的叹息,却又如一位饱经沧桑的老者在回忆着自己最美的青葱年华。感伤、隽永的旋律,构筑在一起就是《神秘园》和他们独一无二的音乐。
  整个假期都抱着《神秘园》的专辑,一遍遍地听,把音响开得很大很大,心灵便好像处于无人之境,会想起自己的许多往事,然后就被感动得热泪滚涌。有时候音乐到了高潮,就情不自禁地用美声来模仿小提琴华丽的音符,于是常常会觉得这是我的个人演唱会,满心陶醉地摆出各种姿势。有时候也会跳起舞来,模仿着电视上看到过的芭蕾舞者,伸长脖颈,伸长手臂,旋转,落地,随着旋律胡乱跳着,心里却异常满足——这是给自己欣赏的演出呢。
  其实我是相当喜欢舞蹈的。小学时报兴趣班,我和许多女生都报了舞蹈班。舞蹈班的老师看了看我便对妈妈说:“让她学是可以,但是不能上舞台,她太胖了。”我听了老师的话,眼泪一下子涌到了眼眶,旁边的小女生都嘻嘻地笑了起来。我咬着牙把泪水咽回肚里,平静地说:“妈妈,我不喜欢舞蹈,我们去看看别的乐器班吧。”后来我报了手风琴班,我刻苦地练琴,甚至有时候一天练三四个小时。别的孩子在门外招呼着我去玩,我顶着巨大的诱惑坚决地摇摇头,继续练琴。这些努力只是为了证明自己不学舞蹈一样可以上舞台表演。我至今仍然无法想象,一年级的我是凭着多大的毅力,通过一年时间便超过了许多已学琴两三年的孩子,并在学校校庆演出上争取了一个名额。虽然我只是参与了合奏,只是占据了舞台角上一个小小的席位,但它却让我树立起一份目标和自信,我相信只要努力没有什么不能办到,即使是像我这样被认为不能上舞台的胖小孩儿。
  然而在手风琴上的成绩,并不能弥补舞蹈带给我的遗憾。在一些细小的瞬间,舞者飘柔的舞姿会钻进心里,让我产生莫名的失落。而今天,当我听到《神秘园》的柔美的舞曲,终于忍不住张开双臂,慢慢尝试着跳动,旋转起了舞步。尽管动作并不优美,姿态并不好看,却依旧满心陶醉。不管别人是否欣赏,这是我送给自己的美丽的舞蹈。
  原来突破心灵的包围有时候也很简单,只需要有《神秘园》这样的好歌便足矣,我在乐曲中找回自己,找回到心灵的舞者。
  《神秘园》整张专辑中,我最喜欢《来自神秘园的歌》,它缥缈的乐音让我依稀想起我第一次听到它的场景。记得那是广播站每周五的例会,在会议结束前,老师说台中有两个同学要在一周后的初三毕业生欢送会上当领诵,希望我们广播站所有同学试着当齐诵,帮他们找感觉,伴奏就是这首曲子。朗诵内容还是很平常的“长亭外,古道边……”,然而乐曲中梦幻般的音符带来了片片零落的惆怅,那声音像是从天上飘散下来,如冰寒朦胧的月光,带着几分凉意与思忆,为这诵词也添了许多不舍与缠绵。
  那一次的诵读让我至今难忘,尽管只是一次练习,尽管我只是齐诵中的一员,尽管我当时只是初二的学生,没有多少切身的感受——它却一直被我当作是自己最成功的一次朗诵。当时台里有一些初三的老成员,他们多是噙着热泪含着深情将它一字字读完的。
  而我,现在这个既将毕业的初三学子,当我伴着它,在无人的房间里独自饱含深情地再次吟诵“长亭外,古道边……”时,泪水潸然而下。那曲中斑驳的高墙,紧闭的大门,残破的雕像,墙上的苔藓,墙角的荒草无一不在鸣唱着我初中三年的心理历程,欢笑、落寞、寂寥、哭泣突然在眼前,才突然恍悟到,又一个三年过去了。
  耳边《神秘园》依旧恬静深远,我已打算置笔不写。你或许会发现从头到尾我都没有对这个专辑里的乐曲作过多描写,而是写我听曲时的所想。那是因为我相信当你闭上眼睛,《神秘园》的旋律定然会出现在你心中,因为它早已深藏于每个人的心里,它是每个人汩汩流淌的心曲!